今回合「瘟疫金融危機」發展至今, 最令人奇怪是為何未有「第一爆」?畢竟美股道指已從高位下瀉35%,短時間內3次熔斷,加上「油價戰」令原油價格插水逾50%,同時債市也崩盤,釀成完美風暴,形勢之危急,不亞於1987年股災、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、2008年金融海嘯,而宏觀經濟「全球停頓」更屬史上未見。但儘管這麼慘烈,莫說未出現像雷曼兄弟、長期資本管理公司的爆煲事件,就連「小型爆煲」也沒跡象,這要歸功於歐美政府汲取了歷次危機教訓,然而卻是投資者眼下的最大隱憂。

近日被視為「最接近爆煲」的苦主, 乃全球最大對沖基金集團、管理逾1600億美元資產的橋水(Bridgewater)。該集團憑首創的風險平價基金(Risk Parity Fund)獨步江湖,建基於股市和債市逆向走勢,透過精密的風險計算、動態的資產配置,稱聲可達致全天候(all weather)理想回報。

事實上,橋水自1991年推出風險平價基金以來,確實做到其宣稱的效果,一直交到功課,方可壯大為「對沖基金一哥」。一般而言,橋水旗下基金在股市大牛市時會跑輸,但也有不俗升幅,例如大市漲40%,該基金增值20%;而其最大本領是在大熊市時,往往也能錄得雙位數字正回報,所以吸引很多大客仔幫襯,包括沙地阿拉伯主權基金、新加坡GIC等,連IMF也把大筆資金交由橋水打理。

不過,「再鋒利的刀也有生銹一日」, 這類建基於精密算式的投資策略,長期而言通常「人算不如天算」。就像由兩位諾貝爾獎經濟學家於1997年創辦的長期資本管理公司(LTCM),藉着精算國債息差,建立堪稱「毫無破綻」的套利策略,成功於首年錄得多達40%年化回報,風光無限;豈料翌年受亞洲金融風暴衝擊,俄羅斯身為堂堂大國居然賴賬,拒絕償還國債。LTCM千算萬算也算不到這一點,隨即爆倉,資金缺口高達1000億美元,最終要由美國聯儲局牽頭高盛、大摩等十多家頂級機構聯手注資,才讓該公司「順利執笠」。

橋水贏大市 跌幅不深

橋水今趟也瀕臨「LTCM時刻」,皆因新冠肺炎疫情引發市場大恐慌,股市和債市同步滾向下,兩市走勢由逆向變正向,造成螺旋式惡性循環,加劇流動性緊縮,橋水的「對沖」頓變「攬炒」。禍不單行,由於沙地跟俄羅斯掀起油價戰,前者「等錢使」,據報向橋水贖回大筆基金,令該集團被迫斬掉大量倉位,雪上加霜。因此,在上星期市場情緒最恐慌那幾日,坊間盛傳橋水即將「爆煲」。

不過傳聞歸傳聞,事實是橋水尚健在,而且根據該集團最新公布,旗下基金今年淨值回撤幅度僅約十多個百分點,雖然未能維持「熊市正回報」戰績,仍然顯著跑贏大市,似乎看不到有爆煲風險。

歐美晒冷式放水急救

除了橋水這類巨無霸,中小型基金及金融機構亦好像未有爆煲跡象。這也是很多市場人士最感奇怪的一點,事關從數字上看,近日股市、債市、油價跌勢之猛烈和急劇,不亞於歷次金融危機,為何連「第一爆」的徵兆都未浮現?

對此問題,首先要歸功於歐美政府汲取了血的教訓,一來在危機乍現時便急忙「晒冷式」放水(包括聯儲局兩次「緊急減息」合共1.5厘,並實行無限QE),第一時間紓緩了流動性緊縮,避免重蹈2008年「救得太遲」覆轍。此外,自2008年後,歐美當局大肆改革、收緊了金融監管,包括制定大到不能倒(TBTF)機構名單、在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之間設立明確防火牆、禁止大型商業銀行「坐盤」交易、提高對沖基金和私募基金的資本金要求、把更多衍生產品納入規範化監管等等,種種「逆周期」招數或多或少有助今次大跌市暫時未見爆煲案例。

然而,「歷史不會重複,只會押韻」, 每一次金融危機的成因都跟上一次不同,所謂「意外」正是「意料之外」,令人防不勝防。哪管各地政府借鑑了歷史,做足99.9%安全措施,惟世事萬變,總有些風險潛藏於前所未見之處,那才最「攞你命」。

效法股神大折讓撈貨

逆向來看,現時最大隱憂正在於「未有爆煲」。除此之外,眼前還有幾個潛在危機,首先是前所未見「全球停頓」對實體經濟的影響,尤其是失業問題目前尚未明朗,亦未反映於上市公司業績。其次,科技股今次非常堅挺,因市場預期網購、外賣App、遙距辦公、網上娛樂等產業可望受惠;然而整體經濟一旦萎縮,網企未必可以獨善其身,故下一波跌勢或由科網股「補跌」引發。最後,武漢市宣布下月「解封」,但以新冠病毒傳播力之強、潛伏之狡猾,包括中國在內各地都很有機會上演第二波、第三波感染潮,加上特效藥試驗和疫苗研發方面的變數,隨時再次摧殘市場信心。

理論上,待上述隱憂一一成真,實現「排雷」之後,才是最明確的入市撈底時機。可是這些炸彈未必全部會爆發,時間也不確定,更何況投資市場通常領先實體經濟,大市往往在炸彈「未爆完」便率先見底反彈。

講到底,投資時機若這麼容易準確拿掐,那就通街都億萬富豪啦!所以投資既是科學,亦是藝術,更不能否認涉及賭博和運氣。重劍無鋒,萬劍歸宗,投資者最應效法的依然是股神畢非德,只求捕捉優質資產的價格(price)相對於價值(value)之大幅折讓,而不必強求好似超市廣告般買到「最底價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