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據研究機構Renaissance Macro Research表示,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成功連任,將比沃倫(Elizabeth Warren)當選更為糟糕。儘管這與華爾街的傳統看法大相逕庭,但是只要仔細觀察一下在共和黨主導的參議院下,沃倫政府真正可以實現的目標,準會打擊投資者認為「特朗普連任對投資組合有利」的樂觀看法。

毫無疑問,這位麻省參議員主張在華爾街進行大規模改革。她的革命性建議將會威脅到華爾街的運作方式 – 從《停止華爾街掠奪法案》(Stop Wall Street Looting Act)起,令私募股權公司難以透過收購一家破產公司去賺錢,而她主張的「全民醫保」(Medicare for all)則可能會打擊私人保險業。

更不用說她的「富豪稅」(Wealth Tax),引起了蓋茨(Bill Gates)、戴蒙(Jamie Dimon)和庫珀曼(Leon Cooperman)等億萬富翁的公開批評。一些人甚至預測如果她勝出,股市將會下跌25%。

不過,事實是如果沃倫(Warren)贏得民主黨提名,並被選為總統,那麼麥康奈(Mitch McConnell)很可能仍然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。而且,根據Renaissance Macro Research美國經濟主管Neil Dutta的說法,沃倫難以推行她那些冒進的計劃,因為這幾乎不可能得到參議院的批准。

前美國總統奧巴馬亦曾面對類似處境,在2016年,他希望提名中間派法官加蘭(Merrick Garland)進入最高法院,但遭麥康奈反對。

特朗普對市場有更大威脅

很多投資者認為特朗普是股市的好朋友,因為在特朗普執政期間,股市一直處於歷史高位。Dutta說,特朗普連任意味著他的作風可以更加大膽,並將透過徵收更高的關稅去給市場帶來更多麻煩。「我不確定人們為甚麼認定特朗普是股市的好朋友。如果他贏了……便可以證明他對中國強硬有理。」

Renaissance Macro就負面的中美貿易戰新聞對標普500指數的影響進行了分析。「在出現負面貿易新聞的日子,市場累計下跌約400點。這是一個很大的數目,」Dutta說。

儘管中美貿易戰損害了中國的經濟增長,但是由於中國主席習近平沒有任期限制,中國在談判上仍處於上風。相反,由於關稅對美國經濟、市場及民意的影響,特朗普被限制進一步將衝突升級。如果特朗普再次當選,他沒有必要再考慮這些因素。

「很多時候,不論對中國、歐洲還是美國而言,貿易問題都成為了重大障礙。如果事情變得更糟,大跌市將會重臨,可能會再跌200點,甚至300點。這取決於特朗普想維持多久,」Dutta說。

「特朗普認沽期權的行使價 - 如果股市跌得太殘,特朗普會瞓身救市 - 如果他連任,這認沽期權的行使價將較現時低得多,」他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