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周日(9月29日)反極權遊行中,本港印尼語媒體SUARA的女記者Veby Indah在灣仔採訪時,右眼疑被警員子彈擊中受傷。Indah的代表律師表示,醫生昨日通知Indah,她的右眼將永久失明,瞳孔因受到撞擊而破裂,實際視力喪失程度要待手術後才能確定。Indah的代表律師亦從第三方獲得證據,確定導致她右眼失明的是橡膠子彈而非布袋彈。Indah的家人已來港陪伴她。

Indah在事發後翌日由代表律師韋智達發新聞稿,指事發時她身穿帶有「記者」字樣的反光背心及帶有「記者」字樣的頭盔,頸上亦掛有記者證。她與其他同樣身穿帶有「記者」字樣反光背心及頭盔的傳媒,站於灣仔天橋的樓梯頂端,並沒有攙雜在示威者之中。

韋智達指,子彈從下方射出,只可能擊中上身或頭部。有關武器使用違反了製造商的指引、專業指引以及國際慣例。韋智達又說,責任完全落在縱容警員愈見魯莽行為的警務處處長,以及開槍的警員身上,Indah將就事件向以上兩人提出刑事投訴和民事訴訟。

香港記者協會發聲明,指10.1當天多名記者在採訪警民衝突期間受傷,有記者遭警方的海棉彈、橡膠子彈等擊中,亦有人遭警員推跌甚至箍頸,另有記者被腐蝕液體濺傷。記協嚴厲譴責任何對記者施用暴力的行為,呼籲傳媒機構提供足夠的保護裝備予前線記者,記協亦會向有需要的記者提供協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