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31太子站內速龍小隊暴打市民,警方指車廂內的人對抗警員,外界則批評警方打錯良民。現場First Aid(急救員)阿謙當時站在月台目睹這一切,之後更上車治理傷者到油麻地站下車,他重塑了現場他看到的版本。

當日晚上阿謙與其他First Aid在旺角,知道有示威者轉移到黃大仙,於是與其他First Aid一齊坐地鐵去黃大仙,但列車在旺角時,已聽到旺角站內有示威者搗亂,警察也進站拉人,但列車還是順利抵達太子。

阿謙:「到太子站時,列車停下來了,大家都不知發生什麼事,身邊有市民告訴我們,看蘋果live看到有中年男人拿著鐵鎚去襲擊身邊的人,我於是落車去找。但當我落車同時,太子站也宣佈要求所有乘客落車及封站,要求所有人立刻離開。

不過我們當時沒有離開,因為當我們與其他First Aid想集合時,有一個First Aid正在對面月台(荃灣綫往中環方向列車)處理一個不適女孩。在第7卡有一個女孩突然好暈,叫我們去協助。當我們到達時,First Aid指女孩只是血糖低,現場又熱又焗,月台及列車都好多人。

正當我們想打電話召白車,將女孩送院時,突然有一班速龍,由大堂走到月台開始將人制服在地上,我與另一個男First Aid於是走前一點,保護正在接受治療的女孩,不希望她受到騷擾。但我們也看到速龍只往車頭跑,沒有騷擾我們車尾的人。

當我們一同向前走時,到達第4、5卡,地上已經有很多人被速龍制服,從表面看,這班人身上沒有明顯傷勢。但當其他速龍繼續向前跑,我們跟上前,到第2、3卡時,就看見速龍在指罵躲在車廂內的市民,包括用粗口,又稱車裡面的人是『曱甴』,而市民則不停表示『我們只是普通市民』,他們很驚,但也沒有離開車廂,沒有攻擊(警察),也沒有做挑釁的行為。然而正直車門又開又關之際,速龍開始走進車廂襲擊車內的人。

我當時從月台看入車廂,根本看不清遮後面有多少人,有什麼人,因為他們把遮都打開了,包得很密,但他們只是在保護自己、遮擋,無任何攻擊性的行為,但速龍就開始施襲,包括向傘陣揮警棍,又把傘拉開,再向裡面的人施襲。